敢拼團隊 攻關全海深無人潛水器

發布時間:2020-05-06

“我的個人成長是和水下工程研究所無人遙控潛水器(ROV)的發展同步的。能為國家海洋戰略做出一份個人的努力,能趁著年輕多吃點苦多學點東西,也是不負青春韶華。”這個五一假期,80后高級工程師、上海交通大學水下所黨支部書記吳超仍牽掛著實驗室的工作,團隊正在攻關的全海深無人潛水器(ARV,)研制正處于關鍵階段。水下所的實驗室幾乎可以算是校園里“熄燈”最晚的實驗室之一,節假日加班早已是工作常態。疫情期間,這支拼勁出名的團隊也因國家重要科研項目,做好防護,早在2月初就成為上海交大第一個開工的實驗室。

與“海龍”共同成長

無人遙控潛水器是探究海洋科學、開拓海洋工程應用的重要國之重器之一,這些集成著成千上萬個器件單元的“大家伙”能夠搭載不同的“眼睛”“手”、工具和傳感器代替人類潛入神秘的深藍。 “隨著潛水器不斷挑戰新的深度,科研的難度更是級數增加。”水下所ROV海龍兄弟已有多個型號,形成了這類潛水器的譜系化發展:“海龍II”“海 龍III”“海龍IV”是大洋科考船的現役裝備,具備在全球深海海底開展常規科學調查的條件和能力;“海龍11000”是全海深無人潛水器,2018年完成了6000米級試驗,最大潛深5630米,曾創造了國產ROV系統的最大潛深紀錄。“海龍”身上有太多成長烙印,吳超覺得這也是所有為之付出努力的設計者和參與者最大的安慰。 吳超本科讀的是船舶專業,碩士研究電氣工程,讀研的時候跟著導師參與了水下自重構新概念潛水器、“海龍II號”無人遙控潛水器的研發,深海高端裝備的復雜系統如同無數等待解答的謎題,交叉的學科背景幫助他找到了解題視角。 當“海龍II”第一次海上試驗性應用時,就在有限潛次里捕捉到了海底煙囪的奇觀。當時吳超擔任ROV海上作業組長,在水面控制室指揮ROV操作,“當ROV水下作業的視頻畫面轉投到船舶會議室,科學家們圍坐在一起,高興極了。”他興奮又自豪。

把論文“寫”在深海

潛水器需要實海試驗和應用,工程師們出海更是家常便飯。“我還記得十幾年前第一次上船的情景,那時候真是吐得昏天黑地。”這些年,吳超累計出海時間已有三百多天,最長一次航段3個月沒回家。再上船,已是淡定從容。 或許正是親身感受海洋力量的巨大真實,工程師們能獲得更清晰的研發思路。吳超解釋,雖然潛水器已是幾噸重的龐然大物,但母船在海面的升降會通過纜繩傳遞到深海,給潛水器帶來不小的沖擊,造成安全隱患。為了解決這一問題,團隊在潛水器絞車控制系統上增加波浪升沉補償系統,有效補償水面波浪對水下潛水器的影響,保障潛水器布放和作業過程的安全和穩定,海龍團隊是國內較早從事這方面研究的團隊。

向前沿方向努力

從新手到高級工程師,從一兩樣器件到整個潛水器的系統設計,慢慢循著師長的腳步成長為骨干,研究的方向也越來越清晰——要向更具未來性、前沿性的方向努力。 如今,吳超作為副總工程師參與全海深無人潛水器(ARV)研制工作,參與國際競爭的關鍵領域,與海龍相比,更具挑戰。研發人員需要在系統布放安全性、耐壓結構安全性、系統可靠性等方面花費更多的工夫,需要對部件和系統進行更多的試驗和測試,以保障在深海強壓環境中能夠正常有效工作。接下來,吳超所在團隊還將聚焦海底資源勘探調查取樣、海底資源開采等實際應用領域進行技術的提升和完善。

(新民晚報記者 易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