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慕明院士:成功的年輕科學家每周待在實驗室至少50個小時

發布時間:2020-04-24

編者按

千秋基業,人才為本。在習近平總書記人才觀的引領下,本市推出“海聚英才”系列品牌活動,聚焦人才發展,優化人才服務。即日起“海聚英才”系列報道將陸續推出,彰顯人才風貌,盡顯城市品格。

微信圖片_20200426113755

“現在很多年輕人都說干事創業要遵循自己的興趣,但興趣是怎么來的?通常就是因為你在做第一件事的時候取得了成功。之后,你的興趣就越來越多,越肯鉆研和為之付出。因而,早期就獲得成就對于年輕人來說是很重要的。最先開始做的事情,做成是非常關鍵的一步。”

蒲慕明是中國科學院腦科學與智能技術卓越創新中心學術主任。2017年時,他放棄美國國籍,恢復中國國籍。在最近幾年,他深深感到上海對科研工作者的吸引力。對于青年科研人員的要求和期待,蒲慕明曾經寫下一封給自己實驗室所有博士生和博士后的信,這封信不斷在網上發酵,變成“網紅信”,甚至一紅就紅了近20年。如今再看,字里行間,依然滿滿都是對青年人的赤誠關愛與期待。

期待上海成為科技創新人才的高地

在蒲慕明看來,以國際人才的吸引力來說,紐約、舊金山、波士頓等幾個科技大城,都聚集著大量的國際人才,其中,最重要的一個元素是整個社會的文化。

“包容性的、多元的文化,是不是能生活得順暢,都是國際人才關心的。而上海的大氣謙和、海納百川、生活配套、文化氛圍,還有對外交流的能力,在國內也都是最好的。”蒲慕明說道。

因為都是全職科學家,與短期的訪學出差都不一樣,除了待遇,他們必須要先了解這座城市的生活、子女讀書等條件。蒲慕明認為,對科學人才的吸引,整個社會的配套極為重要。而這背后,這個城市的科研水平、科學環境都要達到與之匹配的高度。

位于瑞士日內瓦的歐洲核子研究中心 (CERN),里面有數千位外國科學家,都是長期的,在做探測粒子等研究,這已經有30多年的歷史。“我們希望,上海要建設(的)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創中心也能有這樣的魅力。”蒲慕明說,“上海的驕傲在于,不但生活配套好,自身科學環境、科研環境、科研水平也有吸引科技人才的地方,讓這些人才看到能夠繼續施展才華的空間和舞臺。正如我們提出要建設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創中心一樣,我們一定要把自己的科研基礎做扎實,才能聚集人才,放大效應,成為科技創新人才的高地。”

上海腦科學加速研究繪制新藍圖

談及當下腦科學研究的整體環境,蒲慕明看到的不僅是現在的實力,更是未來的無限潛能。

過去幾年里,全世界掀起腦科學研究的浪潮,歐美、日本都發起了國家性的腦科學計劃,而中國也有一個腦科學計劃,并且已經有著非常明確的發展藍圖。“腦科學與類腦研究”作為“科技創新2030重大項目”,將重點圍繞腦認知、腦醫學、類腦研究開展研究,搭建關鍵技術平臺,搶占腦科學前沿研究制高點。

蒲慕明說,中國腦計劃是一個“一體兩翼”的結構。“一體”指主體是基礎研究,理解人類大腦認知功能是怎么來的。而想要理解人的大腦,必須知道它的結構,有什么樣的規則,怎么樣處理信息,需要把它做成一個連接圖譜。

“兩翼”指的是對主體基礎研究的應用。其中“一翼”,就是怎么樣去做重要的腦疾病的診斷和治療。“從自閉癥孩子、抑郁癥的中年,到老年人群里的帕金森病、阿爾茨海默癥,腦疾病在各種疾病中,從社會負擔上說都是最重的。現在很多腦疾病都沒有辦法得到有效的治療,這就需要基礎研究上能夠有所貢獻,做出早期診斷,找到干預方法。”

“我們已經開始了,對腦功能很多認知功能定量檢測的工具集已經在研發,并正在一些醫院試用,希望3-5年內上海能成為第一個將之運用到健康檢查項目的城市。”蒲慕明充滿著期待。

他還介紹,為了理解人類的大腦圖譜,科學家們就要對高等認知功能進行研究。也因此,上海要建設一個新所,通過非人靈長類的基因操作平臺,從事跟疾病相關的基因研究。

至于“第二翼”,則是如何利用腦科學研究來推動新一代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蒲慕明說,現在一般的人工智能是專用性的智能,做一種特定的任務,不像我們人類的大腦是一個通用的智能,可以同時做多種任務,又能舉一反三。因此,未來的人工智能要更進一步的話就需從腦科學得到啟發,這個叫腦科學啟發的人工智能,也就是類腦智能。

“松江區政府與中科院神經研究所共建‘G60腦智科創基地’第一期工程預計兩個月之內就要完成了。”蒲慕明表示,未來,“兩翼”的施展舞臺將更多在松江,希望將之建設成為長三角地區腦科學與智能領域新高地,亦為上海建設成為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創中心作出貢獻。

給年輕科研人的一封信20年來迭新出無數的版本

蒲慕明曾經有一封非常出名的Email在網上流傳,那是他寫給自己實驗室所有博士生和博士后的,拿今天的話說就是一封“網紅信”。這封信被各國教授、導師“改造”成自己的版本,卻仍以他的名義出現,信中浸潤著對學生的那片苦心和絕對的嚴苛,讓蒲慕明自己都被逗樂了。

“我快被塑造成一個實驗室的‘暴君’了。”蒲慕明開起了玩笑。實際上,這封信寫于2001年,緣于希望大家保證在實驗室中付出足夠的時間和努力。“我提到了每周50小時是我所認為的一個成功的年輕科學家每天待在實驗室的時間的最低限。于是,我在實驗室里立下規定,第一條就是每個人每星期必須在實驗室50小時以上,這已經比我整個職業生涯每天所花的時間少得多。”

有意思的是,這封信在往后的歲月里被不斷演繹出新版本。比如,每周50小時變成了60小時,學生還不能睡午覺、不能看報紙等等。“這是個有趣的小故事,但看得出,大家對年輕人都出于赤誠的關愛。”

如果說還要給年輕人走向成功什么建議,蒲慕明說,現在很多年輕人都說干事創業要遵循自己的興趣,但興趣是怎么來的?通常就是因為你在做第一件事的時候取得了成功。之后,你的興趣越來越多,越肯鉆研和為之付出。

“要進入科研領域也是一個道理。你要真正對科研感興趣,興趣來源是你要做成,要有成就。所以,早期就獲得成就(achieve early success)對于年輕人來說是很重要的。最先開始做的事情,做成是非常關鍵的一步。做成了,就有信心再往下做。”蒲慕明強調,這個早期成就,不是說必須要達到多大成就。無論是科研、還是開辦企業,一定要專注,盡最大能力把起步的第一件事情做成,而不是輕易放棄。

如今,蒲慕明還將大量時間用于做科普。“科普,是我們所里每年的常規活動。”蒲慕明說,科普有兩類,一類是對社會大眾的科普,還有一類是對非同行的科普,也就是把自己領域的進展介紹給其他領域的科學家,如給人工智能的領域講腦科學,他自己每年也要做好多場。如今,非同行的科普的重要性正越發顯現。

“創新工作常常是把自身領域里的內容應用到別的領域上,也把別的領域內容拿過來應用,交叉融合,正是所有創新工作最重要的來源。”蒲慕明說,這類“高級”科普亦是孕育創新的沃土。

名片

蒲慕明,中國科學院院士、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中國科學院腦科學與智能技術卓越創新中心學術主任。主要從事細胞膜生物物理、神經軸突導向機制、神經營養因子與神經突觸可塑性的關系、突觸可塑性的機制、神經環路功能等領域的研究。

分享到: